正义巨像

光彩熠熠的德玛西亚城外,石巨像加里奥始终如一地守望着。他被创造出来是为了抵挡来犯的法师,但却经常要一动不动地矗立数十年,只有当强大的魔法力量出现时,他才会激活。而只要加里奥活动起来,他便会充分利用每一刻,品味荡气回肠的战斗和来之不易的守护人民的荣耀。可惜,他的胜利永远都喜忧参半,因为消灭魔法的同时,也消灭了他活跃力量的源泉。每一次胜利都会使他再次进入不知世事的休眠。

加里奥的诞生要追溯到符文战争的余波。那个时候,整片大陆上的难民全都对魔法的破坏力量避之不及。据传,在瓦洛兰的西部有一群难民被一支恶毒的黑魔法战团追杀。经过长达数日不眠不休的跋涉,难民们迫不得已躲藏在一片古老的树林中,这里的树木早已干枯风化变成了化石。法师们追到这里,却发现他们的魔法在这片树林中发挥不出任何效果。

这些树木的化石似乎是天然的魔法屏障,任何法术都只会在出手之际哑火。这群难民不再是待宰的羔羊,他们举起刀剑,将那些黑魔法师赶出了这片土地。

有人断言,这个屏蔽魔法的庇护所是神赐的礼物,其他人则认为这里是艰辛旅途换来的奖励,但所有人都同意将这里作为他们新的家园。

多年过去,最早的一批定居者使用这些神奇的木材制作了许多种防具。后来他们发现,这种树木的化石可以与石灰混合制成禁魔石 —— 这种材料对魔法有很强的抗性。它也将成为一个新兴文明的基石,为摇篮中的德玛西亚王国筑起高墙。

随后的几年里,只要有禁魔石壁障的保护,德玛西亚人就不会害怕魔法进犯他们的家园。在极少数情况下,当他们需要在边境之外解决纷争时,德玛西亚军队的骁勇善战便因此扬名。但是,只要敌人使用了魔法,士兵们的应对就显得左支右绌了。王国的长老们认为,他们必须想方设法,让他们的禁魔城墙也能在前线的征战中发挥作用。于是他们委托雕塑家杜朗利用禁魔石为军队设计制作某种防护手段。两年以后,宏伟展翅的雕像加里奥问世了,它后来成为了王国重要的防守战力,也在向整个符文之地昭告着德玛西亚的力量。

每次德玛西亚出动军队清除魔法的威胁时,他们都会动用加里奥。靠着滑轮、钢轨和无数头公牛的力量,把这尊巨石像推上战场。只要如此巨大的禁魔石出现,几乎任何奥术魔法都能被轻易化解。那些曾经深受其苦的人们,现在终于有能力在大规模战争中与魔法正面交锋了。许多原本强大的侵略者,只要一看到这尊威武的石像浮现在树冠上方时就立刻呆若木鸡。这位“吃魔法的巨人”激励了整个王国,也震慑着这个王国的敌人。但一直以来,从来都没有人考虑过,不计其数的魔法奥能作用于这尊石像,会产生怎样的效果…

事实上,这些魔能的效果将会改变历史前进的方向。德玛西亚当时正在瓦洛兰北方的绿齿峰与诺克萨斯的部队进行旷日持久的缠斗。德玛西亚军方有所不知的是,诺克萨斯集结了一支战斗法师精英部队,号称“奥法之拳”。侵略军的地面部队成功将德玛西亚的士兵压制在一道山谷之中,随后奥法之拳使用秘法魔能,放出噼啪作响的魔法飞弹,对阵地狂轰滥炸。令德玛西亚士兵们震惊的是,魔法弹穿透了加里奥的抗魔屏障。

整整十三个日夜,德玛西亚的部队被敌军肆意蹂躏,幸存下来的士兵士气低落,战意全无。就在他们万念俱灰之时,再次听到了熟悉的奥术雷霆,向他们的阵线呼啸而来。但是这一次,魔法爆破的声音被一个新的声音盖过。一个缓慢低沉、震耳欲聋的轰鸣响彻山谷,就像是两侧的高山在互相角力碰撞。一个巨大的阴影缓缓升起,德玛西亚士兵在惊恐之中战栗着,已经做好了慷慨赴死的准备。

“我们打吗?”一个深沉的声音在他们头顶低吼。

德玛西亚士兵们深吸了一口气,这声音来自他们身后的雄伟巨像。加里奥动了起来,还在说话,完全以他自己的意志。也许是某种古怪的原理,长年累月吸纳的魔法让他活了起来。

周围的士兵看着这位巨人,目瞪口呆,不明就里。还没等他们明白过来,又一发炽烈的魔法飞弹从高空向德玛西亚营地飞来,抛物线的落点恰好可以消灭所有残余部队。加里奥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身躯挡在了士兵前方,用庞大的石躯吸收了这次攻击。

加里奥回过身面向魔法飞弹飞来的方向,看到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五名渺小的人类。

“敌人的法师!咱们来点儿暴力的吧!”巨像大吼。

就在他走向山坡的同时,几名诺克萨斯法师集中全部力量,放出了一道奥能光柱。能量之高,几乎足以融化瓦洛兰大陆上任何一块岩石。但随着光柱消散,几名法师看到巨人并没有倒下,而是闭着眼睛,全身泛起温暖的柔光,似乎是刚才的魔法攻击让他如沐甘露。随后,他就像是变成了一个活泼的顽童,热情洋溢地走上山坡,将奥法之拳拍进了碎石和泥土中。

少顷,诺克萨斯的残余部队落荒而逃,幸存下来的德玛西亚人不约而同地爆发出胜利的欢呼。他们正想要热切地感谢他们的救命恩人,那位禁魔石像哨兵,但就如同刚才他毫无征兆地激活,这位威武的保护神现在又毫无征兆地静止了,仿佛一直伫立在基座上。

随着士兵们荣归故里,绿齿峰战役的少数幸存者们开始悄声传播“巨像活了”的奇闻怪事。但他们的故事换来的只有无言的怀疑,全被当成了痴言妄语。最后,所有见证过加里奥显灵的人都对这件事绝口不提了,因为他们害怕自己的神志也遭到质疑。斗转星移,加里奥的事迹被人当成了不着边际的传说 —— 是古时候人们为了共渡难关相互勉励而编出来的童话寓言。

即使寻遍王国最偏僻的角落,也没有一个人能够想到,这尊巨像其实一直都在默默关注着他身边的每一件琐事。虽然他的身体纹丝不动,但是他的意识却始终清醒,渴望着再次体验战斗厮杀的快感。用巨大的石拳猛击敌军,那感觉真是酣畅淋漓。然而被囚禁在硕大的磐石身躯之中动弹不得,这是一种悲剧。

现实所迫,加里奥只能默默地旁观。人们从他脚下经过,年复一年地向他致敬,就像是一个遥远而模糊的梦。虽然他无法结识具体的个人,但却开始感受到德玛西亚人这个群体。让他疑惑的是,随着时光荏苒,人们会一个接一个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新生的人和他们各自的生活。

他很好奇那些消失的人去哪了。或许他们是被送去修补了吧,就像加里奥从战场回来后一样。

在一次寻常的弗雷尔卓德野蛮人防御战过后,加里奥看到长长的队列抬着一些像是堆着布卷的简易小床进了城。队伍经过他脚下的时候,一匹布卷散开一角,露出了一个年轻士兵冰冷而苍白的脸。加里奥见过这个男孩,但他想不通,为什么一个勇猛的战士要盖住脸躺在床上让别人抬着走。后来,加里奥逐渐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多么地忧伤——人类和他不一样,不能重新涂漆,也不能方便地修补。人类是脆弱的,他们的生命是短暂的。现在他突然明白了人类是多么需要他的保护。战斗曾是他热切的渴望,但现在,人民是他战斗的意义。

后来,加里奥曾经获得过少数几次加入战斗的机会,但更多时候他要一动不动地等待数百年。世上的魔法相比以前已经变得稀缺了许多,所以他只能保持休眠的状态,在半梦半醒的恍惚之中观察这个世界。这尊巨像内心最深处的希望,是获得一次巨量魔法的赐福,魔力强大到可以让他永远不再需要沉睡。

只有到那个时候,加里奥才能真正执行他的目标,永远屹立在战斗前线,矢志不渝地保护德玛西亚。

原文链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